专题演讲
首页> 学术动态> 专题演讲
2009年龚鹏程教授演讲录音整理节选
发布时间:2016-03-10 21:52:15
浏览:

2009年龚鹏程教授演讲录音整理节选


各位朋友大家好,非常高兴有机会来到梅州。我妈妈是客家人,所以我也算是半个客家人。她是到台湾去的梅州人,所以到这边来寻根我有特别的感触。我今天来的过程非常仓促,学校说让我做一个报告,我想谈一下“生活儒学”的问题。

儒学的问题不能太严肃,我首先讲个小故事:刚才房教授介绍我的时候提到我办过两所大学。这两所大学从开始选地、买地、盖房子做起。在台湾有160多所大学,要创办一所新的学校需要新的理念。新的学校代表一种新的精神、新的教育方向。否则学校那么多何必再盖呢。在创办学校的过程当中,我同时也创办了许多新的学科,在华人世界里面,创办了第一所非盈利事业管理的研究所或者说是第一所环境管理的研究所,或者说是华人世界里的第一所艺术管理研究所。这些研究所包括出版学、未来学等等。这些新的学科都是我在创办新学校的过程中创办的,其中有一所我给各位做一些介绍。这一所叫生死学研究所,那生死学是什么学问呢?生死学主要是谈生死的问题,生死学具有现代的哲学性,我当过世界中国哲学会的副会长,当然我喜欢哲学,我非常清楚在现代这种社会谈哲学曲高和寡,听的人不太听得下去。据我所知今年的浙江大学的哲学系,招生只招到一个学生,大家都不愿意考哲学。当时我在创办学校时候也想创办这个系,我想换一种方式来办,就是办生死学研究所。生死学我们想想看,无论是道家、儒家还是佛家,哲学问题它的核心是探讨生命的意义。人都会死,我们活着的这一生究竟成就了怎样的意义,这是哲学上最核心的问题。但是生死学跟哲学系它们所谈的范围不一样,就是说假如我们办一个生死学的话我可以谈艺术,整个埃及的艺术,它基本是人面对死亡的时候发展出来的一种艺术。所以从生死学这个角度切入的话,它不但可以谈我们的原来的儒道佛,谈中国哲学中所谈的核心的生死学的问题,它更可以涉及到我们人面对死亡、面对人对生命意义思考的时候我们所创造的文学、艺术等其他的东西。它的范围比哲学系要宽,同时这么一个科系它不但只是谈哲学谈文学而已,而且听说在医学界它已经发展成为一套成熟的课题。

我们现在社会得癌症的人越来越多,癌症病患或是植物人等这些病患都是会死的,很多病医生不会告诉病人,而是告诉病人的家属,你告诉病人的话,病人可能会崩溃,可能死的更快。他只能告诉家属,家属同病人一样承担了很大的心理负荷,家属知道我的亲人得了绝症活不了了,但是他要安慰病患。也就是说只要病患的家属知道病患得了绝症会跟病患一样的煎熬。在欧美地区,它长期以来的医疗体系里,慢慢地发展成为一种课题。这种课题包括医院和护理系统,大概都要学的一套课题。这个课题叫安宁照护。让一个病患包括他的家属能够平静的度过他的晚年。人临的时候情绪特别难于平复,会出现很多的问题,这个过程是临终的关怀。病患死了以后,家属的精神还很难平复,还很悲伤,后面这个叫做悲伤处理。就像汶川大地震,灾后有很多的心理复健工作。这个医疗体系、复健体系它在长期的过程中形成一个课题。这个课题引进到曾子学里面来,所以它不只是谈有关生死的哲学或是有关生死的文学,它更可以实际的利用到我们对生命的意义对死亡的看法,灌注到我们的临终关怀、悲伤处理这些过程里,提供给我们社会人实际的需要。

孔子他在台湾有一个比较复杂的社会辅助系统。这个社会辅助系统是什么呢?譬如说我们社会上我们知道的自杀的人越来越多,犯罪率越来越高,特别是青少年犯罪。青少年自杀的比例很高。那么对于这些青少年,在他们的中学课程里提供一套分泌教育,帮助他们度过迷茫的青春期。我们不像欧美国家,欧美有庞大健全的心理医生、心理系统。我们中国人是不太愿意看心理医生的,看心理医生好像自己就是有病,等到精神上有问题或者是实在没办法了,就很容易走上绝境。在台湾有发展的比较好的社会工作系统,叫做张老师或生命线。如果你实在很痛苦活不下去了,你就可以打这个电话。这些人会来协助你帮助你解决问题,承担一个类似心理老师的功能,它有看护有电话,还有机构。有些具体问题,政府部门会帮你协调处理,另外还有很多的社会宗教传奇,他们也办观音线、莲花线等等,这些都在协助社会上的人的身心得于健全的发展的这样一个系统。我们把曾子学跟这些系统结合起来以后发展的很好,而且也很符合社会需求。评价也很高。办了一年后就有殡仪馆和棺材处的人来找我,他说:“龚校长你办这个曾子学可不可以帮我们这个殡仪馆办一个殡葬管理科系呀?”在学校办殡葬管理我怎么个做法我也不会,有没有这个必要办我也很怀疑。我怕他们不高兴,他们跟我讲:“龚校长,我跟你说你不是很了解,我给你解释一下。一个社会出生率跟死亡率大体是相当的,每年大概有多少人出生,大概就会死多少人。死多少人是固定的,不受社会体系的影响,就是每年必然会死那么多人,而且越是社会经济不景气死的人越多,特别是自杀。这个产业是唯一不受经济景气影响的,每年固定要死这么多人。世道不好,这个产业越兴旺。我们华人世界人死了有要做坟、看风水,这些都很贵。简单的就是人死了不看风水不做坟直接烧了,举行一个告别式,处理处理。在台湾大概一个人也要三五万台币,这很贵,每年固定要死这么多人,每死一个人就要这么多钱,这是一个很庞大的产业呀!可是这么庞大的产业却没人管,为什么呢?因为死大家都忌讳,政府机关的管理也不是很好一般人士更不会管。就是说你平时买东西货比三家,但是买棺材你知道哪家的棺材更货真价值吗?你根本搞不清楚,他提供怎样的服务你也不了解。对我们中国人来讲,这些都是忌讳嘛。只有当事情到来的时候,如出祸死亡家人死亡要处理,头脑昏乱,要怎么做根本搞不清楚,临时找一家葬仪社报名帮忙处理,葬仪社会告诉你该怎么做,他会痛宰你一通,因为他知道他不会做回头客,而我们根本不晓得应该怎么处理,所以任凭宰割。结果顾客会有些不满意,但是你也没办法,你不可能跟他讨价还价。在这种情况下,完全没有保护的领域,政府对它的管理也比较松弛。这是一个暴利行业,它提供的服务很简单,跟你收取很高的费用。

台湾的这个产业本身的从业人员良莠不齐,他们本身也觉得很痛苦,为什么呢?他们觉得社会上从事这个行业没有尊严,社会上的人看不起他们。所以他们中的有些人觉得这个行业是需要提升的,所以他们才来找我跟我讲上面的这些。我觉得他们讲的有道理,所以帮他们办了一些培训班。后来许多商家他们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他们就去培训班得到一个证书挂在墙上,证明自己是培训过的。这个比较正派,让人比较放心。办了这个班以后,反应非常好。后来台湾从事这个行业的商家,几乎都在我这个班培训过。我自己还帮台北市政府写过一本手册,这本手册叫做“市民通用丧葬手册”。有宗教信仰的人好办,就说你信佛教,你信天主教,基督教,你信天主教那就做个天主教的仪式,你信佛教,就找人来念念经。困难的是,像我们这种没有固定宗教信仰的人怎么办,死了以后到底要不要找和尚来念经,或找道士来超度,小孩也搞不清楚。家属本身也有意见分营,比如说朝鲜。一个社会里面,台湾有闽南人有客家人,客家人又分好多种,有些事海陆丰的,有些是梅县的,风俗都不一样。还有大陆各个省去的,家乡风俗都不同,现代人不知道这些风俗怎么办。所以我编了这个手册叫“市民通用丧葬手册”。通用是说你什么都不懂,你也搞不清楚,那没关系,你就照我这个手册,这个手册是最基本的。如果你觉得我要再隆重一点,建议再增加些什么:如果你什么都不晓得,搞不清楚,那你可以基本上照我这个手册。你是客家人,闽南人,广东人都没关系,我取一个最大公约数,大概照这个做,另外做一些其他的建议。发给这本手册发给所有台北市民作为参考,因为现代社会它跟过去做这个仪式不一样,像现在很多的家属,他的小孩可能在美国工作,他在国外请假最多就是一个礼拜左右赶回来处理,他不可以像过去一样做七七四十九天,一个礼拜就要把所有事情处理完,提供所有的市民来参考怎么来做这个仪式,仪式要缩短,大体的框架是这个样子。本来我们还想拍一个录影带或做成光碟送给市民,但是要找人来扮演那个尸体等等会比较麻烦,所以就算了没做,后来就发了这个手册。这个整套的殡葬管理,除了那个临终的仪式外还有很多复杂的东西,譬如说尸体的处理,葬仪社他是从接尸体开始的,人死了以后,他去接手,放到冷冻库里冰冻,冷冻以后你去挑选一个好日子开吊。在家里做过菜你就知道,一块肉在冷冻后拿出来很快就化冰了。把尸体领出来,你还要瞻仰遗容的,举行仪式,如果出水就很难看,你怎么化妆让死者看起来很安详,这是有专门技术的。很多死亡的人都很难看,比如说车祸呀,病了很久的死了都很难看,你想让亲人,家属来看的时候,能够看到死者走得很安详,这个需要一些特别的技术。另外就是坟场的管理,坟场不只是做那场仪式,也包括管理,整个是一套的。

华人有坟场,都是乱脏脏,阴森恐怖的,国外则不然,国外的坟地很干净,很美观。台湾对这个坟场的改革改造慢慢地让这些坟场变得像花园一样,很漂亮。据说在台湾一个最好的雕塑家朱明,他们父子两人都做雕塑,石雕铜雕,各种雕都做。他的美术馆其实是一个雕塑公园,这个美术馆就在坟场里。很多家属,情侣到那去野餐、吃饭、玩。很多的家长带着小朋友去玩。完全不会觉得那个地方阴森恐怖,它是一个非常有艺术气氛的场所。邓丽君的坟也在那里,邓丽君的坟前有喷泉有音乐,每天鲜花不断,歌迷到那去拜祭,这是个柔美恬静的场所。里面也常办一些音乐会,活动。我们过去在那你办过活动,是在晚上办的。歌迷都是晚上去的,题目叫做“吵死人音乐会”。前两天我还看到一个台湾的新闻,说现在在台湾叫礼仪司的,过去都是处理尸体的、葬仪社的从业人员他们的社会形象完全改变了,他们的社会地位也比较高了,看到的这个礼仪司说要曾20个礼仪司。结果来了2000多个人来应征,竞争还很激烈。就是因为他的形象和修养和以前完全的不一样了。有很多朋友过来跟我谈,说我这个人没做过什么好事,但是这件事给很多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每个人都有经历过家属过世的事情,他们能够体会台湾这些年来整个丧葬礼俗产生体制性的变化。这是我开始讲的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比较长一点,不过我讲这个故事是为什么呢,我讲这个故事跟今天要谈儒学的这个主题有关。

儒学在五四运动以后,它在清朝末年前跟以后是完全不一样的。清朝末年以前儒学是作为整个中国社会的基础骨干,可是当我们把这个搬进学堂的时候,整个教育体制、思想观念、社会结构全面的产生了变化。这个变化不是简单的改变了教育制度而已,过去的儒学跟整个教育制度,宏观科学结合在一起。你把相关的纽带拆开了,拆开以后在经过了五四运动。五四运动对全面的中国文化产生了一种怀疑、批判,甚至于当时有很激烈的反传统的讲法,要把线装书丢到茅塞坑、尽量不要读中国书等等这些想法。经过这些冲击之后,儒学在我们中国社会上的地位就不像过去一样了。它既不能支撑我们整个政治体系的宏观制度,它在我们的教育体系上的作用也越来越淡。表面上看起来我们还是一个强调儒学的社会,实际上儒学在我们的教育体制上没有根了。…………

友情链接 : 赣南师范学院客家研究中心 | 闽台客家究院 | 广东省文化馆
地址:广东省梅州市梅松路 邮编:514015 电话:0753-2186779 传真:0753-2186779 电子邮箱:hakka2007@163.com
版权所有©嘉应学院客家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