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演讲
首页> 学术动态> 专题演讲
2006年吴炀和演讲录音整理节选
发布时间:2016-03-10 21:52:15
浏览:

2006年吴炀和演讲录音整理节选


房教授、宋老师、在坐的各位专家学者、同学们大家好。很高兴能有机会在这里报告有关台湾的客家分布状况以及我个人研究客家的一部分心得。因为我接受到房教授命令的时间不是很长,所以没有做很多的准备,请各位见谅!
我不清楚大家对台湾的了解,除了陈水扁之外是否还有其他,我们在台湾上课的时候会讲一句话:走出这道门,我不承认我讲的任何一句话。以下谈到的如果和各位先前的理念、想法有不同的话,就算是给各位另外一个思考的方式吧。台湾的地图有人说它像香蕉,有人说它像条鱼,从这张台湾客家人分布图上,大家可以看到,绿色越深的地方就是客家人分布越多的地方。客家人在台湾分布主要在这么几个区块,一个在北部的桃竹苗地区,另外一个在南部的高雄、屏东一带,我们称这里的客家人为六堆客家人,最后在东部的花莲一带也有客家人分布。台湾中部由于是中央山脉,居住人口少,而且以前一直是原住民的居住地,所以比较少客家人。清政府把台湾的原著民分为生番和熟番,所谓熟就是因为他们住在平地,台湾现在一般叫他们平蒲族,其实它只是一个概括性的称呼,根据地域不同又分为不同的族群。台湾现在被官方认定的有12个族群,原著民只是一个概括性的称呼,这12个族群在生活习俗,人种生理等方面是很不一样的。各个时期来到台湾的大陆人,都会遇到一个族群的问题。平地的原著民也就是平蒲族现在基本上已经消失无踪了,山地的原著民保存基本完好,但人口数很少,在台湾2300万人口中,大概只占34万。现在台湾的原著民在不断地增加,因为以前认定原著民是根据你父亲是不是原著民,而现在只要你母亲是原著民也可以认定是原著民,而台湾的年轻人,基于对自己族群的认同,还有原著民在台湾升学、就业中的优惠,也愿意承认自己是原著民。

台湾最早的开垦在台湾南部,也就是台南府城这一带,这一带的开垦渐趋饱和之后,开始往北部开垦,所以整个台湾开垦的过程是由南往北,最后在整个西部开发完成后,再由西往东。在20世纪30、40年代,,台湾南部的客家人到东部去开垦的时候,最快的方式是搭船。因为客家人到台湾开垦的时间比较晚,我们一般认为是从明朝中叶开始。明朝中叶可能有,但现在没有明确的资料记载,后来随着郑成功到台湾的也可能有一部分,最明确的记载是康熙25、26年的时候,有一部分客家人到台湾的南部来进行开垦。所以台湾的开垦到现在整个时间也就300年左右。客家人有计划大规模地移垦到台湾,大概是在280到300年以前这样一个时间,大概到200年前已经进入一种饱和的状态,这个时候起移垦的人就逐渐变少。根据我们现有的资料,因为闽南人先到台湾,客家人后到,所以有一种说法是:闽南地主,客家佃户。闽南人因为早到,他的财力,他跟政府的关系,让他获得了很多的垦照,他需要招募很多的客籍帮他开垦。所以在康熙和乾隆年间,有大量的大陆客家人在大陆和台湾之间春来秋回,春来秋回,这样的开垦方式很难形成定居的模式,所以很多人说,台湾的开垦方式是纯经济性的,或者说是一种殖民经济。所有来开垦的人都是想来赚一笔钱,然后就离开了。从荷兰人、西班牙人到早期去的客家人,都不外乎是这种方式。这种方式一直到1721年,1721年台湾发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变,叫朱一贵事变。朱一贵事变也是因为清政府的腐败关系,然后引起民变,最初是闽客一起参加这个民变,到最后攻入台南府城的时候,闽南民变的领导者策划要屠杀客家籍的民变者,事情败露,客家籍的人就跑回六堆这个地方,组织了所谓六堆义勇军。

在台南有一条重要的河流叫高屏溪,它的左岸是高雄,右岸是屏东。客家人逃回这一区域后,他们组织了六队的义勇军队,六堆其实是用一种军事组织的方式去组织在这一带开垦的客家人。当时被组织起来的客家人,据史料记载大概有12000人左右,大概有13个大的庄头,和64个小的庄头,庄头其实就是一个开发聚落。客家人在用这12000人对抗闽南人的过程中其实是打的大清的旗帜,协助清政府去平乱,但是站在我们客家研究者的立场上,我们其实不认为他们是在协助清政府平乱,我们宁愿相信他们是为了保护客家人开发的利益,迫不得已要打着政府的旗帜去面对闽南人的民变。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一些非客籍的研究者会批判客家人的这一段历史,认为客家人是依附权贵的、没有民族自尊心的一个族群。“队”本来是军队的组织,后来为了避免和政府的军队组织混淆,所以改成“堆”,这就是六堆的来历。到嘉庆、道光年间,台湾南部的客家人开始往北部走。在那个时候由于追逐各自的利益,有很多的族群械斗,这个族群械斗不仅仅是闽客械斗,还包括闽南自己内部的泉漳械斗等等。由于客家人人数少,所以在械斗中,他们被迫迁出台北,迁到台北南部的桃园、新竹、苗栗这些地方的山区地带,所以今天的客家人集中在这里,并不是一开始就集中在这里,有他一定的历史原因在里面。

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日本占领台湾之后,对台湾的统治有了重新的规划,当时日本开发台湾的方针就是“工业日本,农业台湾”,就是用台湾大量的农产品资源回馈日本。日本人在台湾也做了很多其他事情。台湾的第一条铁路是刘铭传建的从台北到新竹,日本占领台湾之后,花了15年的时间,修通了纵观台湾南北的铁路,从基隆,一直到屏东。台湾因为地形关系,有很多横向的河流,将台湾切成很多零碎的区块,所以以前南北的的交通是十分不方便的,日本人为加强对台湾的统治,就必须修筑一条铁路。日本人还修筑堤防,发展制糖产业,在日本人开始统治的那个年代,台湾北部的客家人开始迅速增加。因为桃竹苗地区其实也是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地势,所以在这样的地方开垦很容易就饱和。在日本人修通铁路之后,在他们整治河川,多出很多新的可垦地的时候,开始了我们所谓的岛内二次移民。日本人修铁路的时候,在桃竹苗栗的山区找了很多穷苦的客家人去做修筑铁路的工作。这些客家人沿着修筑的铁路到南部发现有这么多的未开发地,所以他们以亲族关系相邀开始到南部地区去开垦。事实上在南部六堆这个地方,有很多一百年前是北部客家人的客家人。日本人除了开发北部和南部之外还开垦了东部,所以有很多北部和南部的客家人移民到东部。他们移居的时间在1910到1945年之间。1960年代以后,台湾由于工业的迅速崛起,客家人开始往都市集中。这些客家人与闽南人混住在一起,我们称他们为隐性的客家人。所谓隐性的客家人是指,你平常听他们在外面讲的是闽南话或普通话,回到家讲客家话。所以客家人在台湾的分布其实是小集中大分散的一个状况,各个地方都有。在台湾中部的山区其实也有客家人,但是他们因为和闽南人杂居,已经福佬化了,我们称他们为“福佬客”。

至于台湾客家人语言的使用上,从大陆梅州移入的客家人和本地的话是一样的,在六堆我们自称我们的客家话是四县话,四县是指梅县、兴宁、平远、五华。北部的情况就不太一样,苗栗讲的是四县客家话,到了桃园、新竹就不太一样,那个地方有讲四县客家话的,也有讲海陆客家话的,在台湾我们称讲海陆客家话的为海陆客,他们的原乡在海丰和陆丰。所以北部是一个语言交杂的情况,另外还有饶平和诏安的客家人,因为他们人数少,大致会讲四县话或海陆话。语言的使用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模式。台湾北部因客家人比较多,所以语言保存得比较好一点,但周边的地区,无可避免,也会受到闽南话的影响。南部客家人大部分是双语的,会讲客家话和闽南话。语言是文化的载体,但是现在台湾的客家话流失现象非常严重,有一个统计,台湾现在客家话每年在以百分之五的速度在流失。在台湾,40岁以上的客家人大概是能说能听客家话,20岁到40岁的客家人大部分是能听不会说,而20岁以下的年轻人基本上是不能听也不能说。

再讲台湾的客家研究现状。近几年,台湾成立了许多的客家研究机构,比如说在北部中央大学成立了客家学院,有三个研究所,专门招收研究客家的研究生。交通大学也有专门的客家研究所。苗栗的联合大学也有一个客家学院。在南部有三个客家研究所,主要的研究有客家的语言,客家的文化,还有客家的经济等等,每年招收的研究生,据统计是120到150个人左右,这样的情况也是大概在三五年之内形成的。所以现在在台湾研究客家问题的人其实还是蛮多的,但我们在研究过程中也会遇到一些障碍。下面我再介绍一下台湾客家研究的几个重点,嘉应学院客家研究院就是我们研究的一个重点,因为房教授从事客家研究时间非常久,所以可以说这里是一个朝圣的地方,在台湾研究客家的老师和学生一有机会一定要来这个地方看一下,因为来这个地方看一下,回去感觉就不一样了。我们在台湾研究客家,不可避免的会遇到源流的问题,迁徙的原因问题,我们如果不来这个地方,我们会有一段的历史是完全空白的,为了补上这段历史,我们非得来到这个地方不可。从这一带往台湾其实是非常清楚的,至于江西还有河南那一段,其实基本属于传说了,我们不会刻意去注意那一段。在台湾我们一般称来到梅州开基的称为开基祖,而称来到台湾的第一个祖先为来台祖。在研究客家源流方面,因为台湾每次改朝换代都会有文献大量流失的问题,这给我们的研究带来了很大的苦难。清时期的资料我们能得到的是非常非常的少,日本统治时代的资料倒是比较完整,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要考田野调查去补齐清时期的文献。因为一般人不会背着族群去开垦,只有到了开垦了你两三代之后,事业有成后才能去修族谱,所以我们根据族谱去研究,往往研究的只是中上层的人,一些中下阶层的,或几代都没有成就的就不会被研究到。…………

友情链接 : 赣南师范学院客家研究中心 | 闽台客家究院 | 广东省文化馆
地址:广东省梅州市梅松路 邮编:514015 电话:0753-2186779 传真:0753-2186779 电子邮箱:hakka2007@163.com
版权所有©嘉应学院客家研究院